背景:
阅读新闻

任凭风浪起 稳坐钓鱼船

[日期:2012-11-08] 来源:经济观察报  作者:欧阳晓红 [字体: ]

  或许是种巧合,11月8日,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之日,也恰是中国外交部63岁的生日。钓鱼船     钓鱼交流

  1949年11月8日,周恩来总理兼外长在建部大会上发表讲话时说,外交同军队一样,不过是“文打”而已。在外交战线上工作多年,曾担任过外交部发言人,驻外大使的吴建民,就是这样一位以外国人能够接受和理解的方式,把中国介绍给世界的“文打”官员。

  在国与国之间的相互依存如此紧密的当今,冷战思维和零和博弈已不合时宜。中国外交的主导思想,也从过去的“立异”到现在的“求同”。同舟共济、合作共赢乃各国相处之道。

  中国作为全球政治经济秩序建设中的重要参与者,未来10年,该如何在多元文明中推动共同进步?在国际关系中用何种方式表达一个大国的形象与地位,使之与全球第二经济体的称谓相符?

  也许我们可以从吴建民心中的守望——“中国梦与和谐世界”中找寻答案。在中共十八大召开前夕,在外交领域任要职多年的吴建民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他如今的职务是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品牌中国产业联盟副主席。

  保持发展势头是中国最大利益

  经济观察报:根据世界银行目前的划分标准,中国在2025年将成为高收入国家,以市场汇率计算,中国在2026年将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在此背景下,中国未来10年对外应该展示怎样一种国家形象?

  吴建民:当今世界正在发生重大而深刻的变化,国际形势处于大变革大调整的过程之中。过去10年,中国的GDP从2001年的1.15万亿美元,增长到2011年的7.2万亿美元。10年内增长近7倍。但这种快速大发展的势头,相信未来10年也是如此。

  但不要以为中国GDP成全球第二了,就可以“凶”点、“狠”点,不管什么时候,一定不能展示“张牙舞爪”的形象。

  在过去10年中,其他一批新兴大国也在崛起。比如,印度2001年GDP为4775亿美元,2011年为1.6万亿美元;巴西2001年GDP为5998亿美元,2011年为2.49万亿美元;俄罗斯2001年GDP为3099亿美元,2011年为1.85万亿美元等。

  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发展中心的材料,经济增长速度超过发达国家1倍的发展中国家,上个世纪90年代仅有13国,到21世纪第一个10年,就猛增到83国。数字告诉我们,亚洲、非洲、拉丁美洲等正在崛起的发展中国家,已形成一股汹涌澎湃的历史潮流。这是以和平与发展为主题的时代产物,是求和平、谋发展、促合作时代潮流的重要组成部分。

  与此同时,随着中国的快速崛起,我们在国际上遇到的各种麻烦也在增多。中国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未来10年有可能成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变化如此之快,需要我们深刻思考什么才是中国目前的最大利益?——显然是保持发展的势头。而保持发展的势头意味着需要对外合作,因此处理对外关系要格外谨慎。在此前提下,不难想象中国对外应该体现出怎样一种国家姿态与形象。

  回眸历史,邓小平在外交上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遗产——“韬光养晦,有所作为”,即不当头、不扛起的意思。中国正在崛起,世界如何看待中国?人类历史上没有13亿人崛起的先例。如果中国人要当头,既有人拥护你,但也可能有人反对你,那中国就可能走上新的对抗。而对抗的结果是我们自鸦片战争以来面临的第一次中华民族复兴机遇的丧失,是一种非常不聪明的做法。

  因此,中国以开放合作的形象继续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既通过维护世界和平发展自己,又通过自身发展维护世界和平,同国际社会一道推动建设持久和平、共同繁荣的和谐世界。同时,把中国这个世界上最大发展中国家自己的事情办好,也是对世界负责任的一种体现。

  经济观察报:中国在未来10年应该有什么样的国家定位?

  吴建民:21世纪第二个10年,对于中国来说,至关重要。有的发展中国家,在人均GDP突破了4000美元之后,就落入了“中等收入陷阱”,在这个陷阱里长期徘徊。中国会不会重蹈他们的覆辙?中国经济已经同世界经济连成了一气,不要重蹈这一覆辙,我们需要一个适应21世纪第二个10年世界和中国情况的外交大战略。

  国际关系的重心,正在从大西洋(600558,股吧)向太平洋(601099,股吧)转移。拉动国际关系的重心从大西洋向太平洋转移的,是亚洲的崛起。1960年,亚洲(主要是东亚和南亚)在全球经济总量中大约占10%,现在这个比例是近30%,30年之后,可能超过50%。国际关系重心的转移,还处在一个变化的过程之中,远远没有结束。这是过去400年来,国际关系中最大的变化。这个大变化会影响国际关系的全局。因为过去400年国际关系的重心在大西洋,在欧洲和美国。他们处于主导世界的地位,全世界都得跟着他们跑。

  中国在这个时期做到了与邻为善、以邻为伴;平等相待发展中国家;中国对亚洲经济增长贡献率连续多年超过五成;并推进同亚洲国家建立政治互信和合作机制。数据显示,截至2011年底,中国政府帮助受援国累计建成了2200多个与当地生产、生活息息相关的各类项目,免除了50个重债穷国和最不发达国家的债务等。

  不仅于此,中国作为国际体系的重要参与者、建设者和贡献者,一直致力于同各国分享发展机遇,应对各种挑战,携手推动各国普遍安全与共同发展。

  积极姿态参与国际秩序重建

  经济观察报:未来10年,中国能以怎样一种姿态参与国际新秩序的重建?

  吴建民:中国长期以来是一个弱国,是由于近30多年的大发展,我们现在走到世界舞台的中心。长期的弱国地位,使得我们习惯于在国际事务中被动做出反应,一般是人家设定议程,我们做出回应;或者是,国际上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设法去应对。当然,外交上很多事情是需要应对的,过去有,现在有,未来还会有。然而,老是处于被动反应的态势,这与我们处于国际关系舞台中心的地位就不相符了。处于舞台中心的地位,就应当能够从中国人民和人类的最大利益出发,提出一些建设性的倡议,造福于中国,也造福于世界。那将是中国能够向世界提供的最重要的公共产品。

  目前的国际形势错综复杂,世界经济增长的不确定因素还在增多,国际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的深层次影响远未消除。面对日益增多的全球性挑战,国际社会应加强协调配合,建立公平合理、灵活有效的全球治理体系,妥善处理各种全球性问题。

  就此,中方的态度是,支持联合国通过必要、合理的改革,提高权威和效率,增强应对新威胁新挑战的能力。

  诉诸武力有百害无一利

  经济观察报:你如何看最近的钓鱼岛事件?

  吴建民:领土主权争端的问题由来已久。“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是中国政府为解决与有关国家的领土主权争端而提出的政策主张。1984年10月22日,邓小平在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上提出了这项政策。邓小平指出,钓鱼岛、南沙群岛等主权属于中国,中国政府尊重历史和现实,考虑到中国和有关国家利益,提出“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这就可以消除多年积累下来的问题。

  其实,邓小平提出的共同开发是一个大思路。在以和平与发展为主题的时代,通过战争来解决国际争端已经过时。如何才能解决这些争端呢?邓小平的思路是寻找利益汇合点,发展共同利益,求得一个互利共赢的结果。有领土争议的岛屿往往都与那里存在着丰富的自然资源有关。跨国公司,包括中国的跨国公司,可以去一些资源丰富的国家与当地合作,开发资源,大家获益。为什么在有争议的岛屿不可以这样做呢?完全可以通过谈判,谈出一个投资和分成的比例,大家受益,皆大欢喜。这样做的好处,是把潜在的冲突化解了,能够实现共同发展。

  值得注意的是,围绕钓鱼岛和南海诸岛争议的升温,国际上、包括在有关当事国国内,也出现了共同开发的呼声。这说明,大家都在思考。零和博弈的时代已经过去,相互依存的时代已经到来。这样的时代里,盲目地诉诸武力,会使大家都成为输家,有百害而无一利。

  回顾邓小平当年为我们确定的方针,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些方针今天仍然完全适用。“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船”。相信按照邓小平所确定的方针去做,我们一定能化解各种各样的麻烦,迎来和平与共同繁荣的明天。

  经济观察报:你“解决周边摩擦,不必操之过急”的观点,在网上也引起了争议。有人说外交太“软”,不妨“硬”一些,彰显大国的风范。

  吴建民:历史经验告诉我们,解决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必须要有耐心,要创造解决问题的条件。急不仅没有用,而且会坏事。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的历史告诉我们,我们摔大跟头,倒大霉,往往都是因为条件不具备,硬要上,硬要去解决带来的结果。

  今天不少中国人急功近利,十分浮躁。邓小平讲搁置争议,就是说不要急,不能浮躁。难道我们要把这种浮躁情绪带到国际问题上去吗?我们要学会用国际上可以接受的方式去解决问题。

  中国与世界的关系发生了历史性的变化,中国的发展离不开世界,世界的繁荣稳定也离不开中国。我们很早就认识到这个问题,“软”和“硬”只是手段,不是目的。

  扩大共同利益

  经济观察报:中国可以怎样改善目前已出现的不利的国际关系?

  吴建民:实事求是地说,今天西方世界和周边国家对中国崛起的担心、疑虑和恐惧的程度可能是前所未有的。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是复杂的。一方面是由于中国崛起的势头很猛。另一方面,中国迅速崛起的时候,也是美、欧、日所面临的困难加剧的时候,中国的快速上升和他们的停滞形成了鲜明的反差,他们有失落感。与此同时,周边的邻国看到中国崛起的势头,也加强了防范。这些因素综合作用,使得我们所面临挑战也是非常艰巨的。再加上中国国内,随着中国的进步,社会也逐渐走向多元,对于如何处理同周边国家关系的问题,诸如南海问题、钓鱼岛问题,国内也出现了各种不同的声音,加剧了周边国家对中国的疑虑。

  对于上述挑战,我们必须充分认识到其复杂性和艰巨性,应对起来绝不可掉以轻心。

  应对办法可以是:中国作为一个正在崛起的大国,与美国、欧洲、日本以及新兴大国和周边国家既有共同利益,也会有分歧。但从总体上看,我们与世界各国的共同利益要大于我们之间的分歧。我们今后处理同各国关系的主线应当是不断扩大同各方的利益汇合点,全方位、多层次地建立各种各样的利益共同体,使我们与世界各国的相互依存度不断加深。这样我们同世界各国关系的基础就会越来越牢固。反之,如果在处理与世界各国关系时,把注意力放在分歧上,其结果就是,我们同各方的关系就会持续紧张。紧张能解决问题吗?紧张不仅解决不了问题,而且会影响我们同世界各国合作的势头。

  经济观察报:你怎样看目前中美关系的变化?中国如何构建新的大国关系?

  吴建民:对于中国的大发展,美国人会有种复杂的心态。这不难理解。日本也一样,日本在1868年明治维新之后走上了崛起之路,此后的一个多世纪里,日本堪称亚洲最强的国家。1968年,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并在此位置上稳居42年。但2010年中国的经济总量超过日本,这一变化对日本人的冲击巨大。他们懂得,这是个历史性的变化,以后日本再要赶上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美国提出“重返亚洲”,计划在2020年前把60%的海军力量部署在太平洋地区,推行所谓的“再平衡”政策等,与中国的崛起也不是毫无关联。

  在美国的问题上,中国有两种对待办法:传统的针锋相对办法,结果是矛盾激化,影响大目标。美国方面也承认,中美有分歧但也有共同利益,其实如果共同利益大于分歧,那首先集中力量发展共同利益——即第二种方法,扩大利益汇合点,构建共同利益。我在国际上与人沟通时候体会到,国际上对于这种寻找利益共同点的想法是可以接受的,而且合作共赢的路子会越走越宽。

  举例说,美国现在非常需要投资,而中国又缺乏投资产品,不妨鼓励民间去投资美国市场回报率较高的产品。这也是一种新思路。如果总是去想分歧,可能对谁也没有好处。

  无疑,大国关系是影响国际形势发展的重要因素,未来10年,中国将继续坚持推动构建新型大国关系。

  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在今年7月的“世界和平论坛”说过,中美正在积极探索构建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新型大国关系,这符合中美两国和世界的共同利益,也将是国际关系史上的一个创举。中国将继续推动各大国客观理性看待彼此战略意图,尊重各自利益关切,加强在重大国际和地区问题上的协调合作,着力构建21世纪新型大国关系和国际关系。中国亦将继续坚定维护亚太地区和平稳定。

  经济观察报:你几年前提出“中国梦与和谐世界”,这话在今天看来尤为贴切。

  吴建民:相信任何国家在崛起时都有自己的梦想,这些梦想激励着一批又一批的人士去努力奋斗,取得成功,为国家的崛起作出贡献,中国今天就处在这个时期。

  中国梦有3个特征:第一,中国13亿人口,决定了参与实现“中国梦”的人数将是史无前例的。第二,领域广。中国现代化的过程是一个宏大的系统工程,中国的崛起发展将带动整个社会的发展和繁荣。第三,“中国梦”是与世界分享的。中国13亿人做“中国梦”,和平发展自己的同时,也与世界分享自己的发展,这是中国人为构建和谐世界作出的最好贡献。“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在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新威胁与新挑战日趋复杂化的今天,国与国之间的相互依存紧密,没有哪个经济体可以孤立发展。求和平、谋发展、促合作已经成为各国人民的普遍愿望和国际社会的共同追求。因此,我们需要在多元文明中推动共同进步。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