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金融海啸:打捞传说中的“美国梦”

[日期:2013-01-14] 来源:中国经济网 经济博客   作者: 网闻博报夏商的博客 [字体: ]
钓鱼船     钓鱼交流

据报道,曾经预言了花旗集团和雷曼兄弟公司噩运的分析师梅雷迪斯·惠特尼曾在2010年末警告,美国城镇的大规模破产即将到来。目前,美国城市的债务总计为两万亿美元,虽然远不及美国联邦政府惊人的16万亿美元债务,但美国城市的债务危机正在导致可观的发展衰退。从美国首都华盛顿到美国各州再到各个城市,都面临资金短缺的窘境,美国已无力继续投资基础设施。曾经每个美国人都有机会实现自己的“美国梦”,而今这一辉煌图景的基础已变得薄弱。与此同时,在很多美国城市,市长、市政人员和警察只是将城市资金为自己所用,比如一再提高他们自己的薪水、为他们自己创造更多“特权”。

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竞选期间曾表示,没有一个强大的政府的话,商业不可能获得成功。过去美国人一直相信,每个人都为自己的成功或失败负有全部责任,奥巴马的话就是针对这一错误观点而提出的。美国共和党政治家们固执地阻挠大多数提高税收的举措,而事实上,美国之所以处于危机之中,很大程度上跟这种走得过远的“个人主义观念”有关。

在大道国学者夏商先生看来,这个带有几分蓝色忧伤的“美国梦”,难免会让正在追寻“中国梦”的中国人感到错愕不已!应该承认,“美国梦”曾经是美国人的骄傲,也曾经令全世界心驰神往。但毕竟,盛极必衰是大道之理,谁也逃不脱这个自然规律。即便是“美国梦”的历史能够辉煌重现,那也只能将答案留给未来。最起码,今天处于危机中的美国人,已经难以继续复制昔日的“美国梦”。而正在追寻“中国梦”的中国人,当然更不能原版克隆已经成为历史的“美国梦”。我们不必对“美国梦”的破碎感到幸灾乐祸,我们更需认真考虑“中国梦”究竟路在何方?

我们不妨先浏览一条相关时讯,然后再继续讨论。

【1】美国多个城市因金融危机破产 政府无钱付养老金

据现代快报2013年01月13日报道,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贝纳迪诺市是全球餐饮巨头麦当劳的诞生地,但如今这个城市却负债累累,而它还只是很多美国城市的一个缩影。

创造神话 麦当劳从这里走向世界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贝纳迪诺市的第一家麦当劳快餐店,现在已被阿尔伯特·欧库拉改造成了麦当劳博物馆,他在里面收集了麦当劳的几乎所有产品。博物馆里摆放着纸杯、餐巾纸、欢乐套餐玩具、烹饪机器等来自于美国经济黄金年代的消费产品,这些物品也常常让欧库拉回想起圣贝纳迪诺市的全盛时期,从理查德和莫里斯·麦当劳兄弟开了第一家汉堡店时起。

1948年,来自全美各地的人纷纷涌入圣贝纳迪诺,一睹这家不同寻常的小汉堡店。其中创始人之一名叫雷·克罗克,当时他还是奶昔搅拌机的推销员,后来他将圣贝纳迪诺市的这家小汉堡店打造成了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国际化大公司。这样的成功神话在如今的圣贝纳迪诺还能继续上演吗?很多人都在思考这个问题,包括欧库拉本人。欧库拉在1984年创立了以烤鸡肉为特色的快餐连锁品牌“胡安波洛”,他表示,自己的成功建立在跟麦当劳相似的原则之上:用同样的方法烤制每块鸡肉,保持产品质量的稳定性。胡安波洛快餐店现在有了32家分店,令欧库拉成了圣贝纳迪诺市为数不多的现代成功典范之一。欧库拉本计划在洛杉矶开设一家分店,但没有足够资金。在洛杉矶开设一家分店的成本比他在圣贝纳迪诺市所有分店的成本都高,因为洛杉矶是繁华都市,而圣贝纳迪诺无人问津。

欧库拉把自己称作“鸡肉男”,他表示自己的人生目标就是成为世界上卖出鸡腿数量最多的商人。他也在试图通过媒体宣传来为自己的连锁店打广告,比如,在庆祝麦当劳建立第一家快餐店的周年庆典上,他租了一辆跑车,停在麦当劳博物馆的停车场上,以吸引人们的眼球。欧库拉试图让自己看上去像个成功的商人,但结果却令人啼笑皆非。他租来宣传自己的跑车不幸被偷,第二天早上,欧库拉的名字确实出现在了当地报纸上,但却是出现在报道跑车被偷的头条新闻里。

缺乏资金 政府职能近乎瘫痪

2012年8月1日,圣贝纳迪诺市申请了破产保护,现在,这座距洛杉矶仅有1小时车程的城市变成了美国最贫穷、最暴力的城市之一。圣贝纳迪诺市曾经是美国最成功的商业神话的诞生地,如今却连警察的工资都付不起,它正在废墟之上渐渐腐烂。这对没有收拾行囊、搬离圣贝纳迪诺的居民来说简直是个灾难,也是没能利用好黄金年代来维持一个运作良好的政府的众多破产美国城市的写照。从美国首都华盛顿到美国各州再到各个城市,都面临资金短缺的窘境,美国已无力继续投资基础设施。曾经每个美国人都有机会实现自己的“美国梦”,而今这一辉煌图景的基础已变得薄弱。

圣贝纳迪诺市是2012年加利福尼亚州申请破产的第三个城市,第一个是2012年6月申请破产的斯托克顿市,马默斯湖市紧随其后。大部分美国城市都深陷债务泥潭,而且跟联邦政府不一样的是,它们有贷款金额的限制,这些城市的居民生活正受到债务危机的影响。曾经预言了花期集团和雷曼兄弟公司噩运的分析师梅雷迪斯·惠特尼曾在2010年末警告,美国城镇的大规模破产即将到来。目前,美国城市的债务总计为两万亿美元,虽然远不及美国联邦政府惊人的16万亿美元债务,但美国城市的债务危机正在导致可观的发展衰退。

以圣贝纳迪诺市为例,该市甚至已经无法发出政府工作人员的工资。为了削减成本,该市已经辞退了20%的政府人员,余下人员的工资则削减了10%。市长的助手从9人减至2人,4个城市图书馆中的3个被迫关闭。圣贝纳迪诺市的警察们很快将不得不跟邻近城市的同行们共享巡逻车,这并不是个好消息,因为2012年该市发生了超过32起谋杀案,被列为全美最危险的100座城市之一。圣贝纳迪诺市拥有21.3万人口,2013年的财政缺口为4500万美元,政府已无法履行最重要的职能,包括支付退休工人的养老金。

拯救城市 从被遗弃的房屋开始

金融危机已大大减少了圣贝纳迪诺市的收入来源,包括营业税,但更严重的是房屋和房地产的财产税。圣贝纳迪诺市丧失抵押品赎回权的房屋的数量是美国平均数量的3.5倍,且衰退的速率每天都在增长。底特律将被遗弃房屋的前院都喷上绿漆,制造一种绿草如茵的假象。但圣贝纳迪诺就连给院子喷绿漆的钱都没有。碧娜·哈卡利那是圣贝纳迪诺的一名房地产经纪人,在Inland Empire邻里房屋服务机构工作,这是一个拯救遭遗弃建筑的非营利组织。她会投标那些丧失了抵押品赎回权的房子,如果中标,她就会对房子最严重的损毁进行维修,比如换掉腐烂的窗棂和地板,然后她为房屋寻找买家,买家必须证明有在圣贝纳迪诺市居住的计划。

这是人们为拯救圣贝纳迪诺而进行的一种尝试,以位于该市玫瑰街的一座房子为例,房子直面210州际公路,哈卡利那计划把这座拥有3间卧室、两个卫生间的房子买下来。房子售价5.6万美元,仅是洛杉矶比较好的地段公寓售价的1/10,不过问题是有人愿意住在位于高速公路旁边的房子里吗?跟其他经济状况更好的城市里的房地产经纪人相比,哈卡利那没有这种担忧。“这座房子的地点很好,”她表示,“对我的客户们来说,房子离高速公路很近是一种优势,这会让他们觉得周围环境并非死气沉沉。”

强大政府是商业成功的保障

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美国政府对经济的投资就一直在逐步下降。1975年,公共资产占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72%,而现在,公共资产占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率已在55%以下。毫无疑问,每个美国城市的市长都已启动了建设项目,比如修建体育场馆或社区中心,有时是用借来的资金,问题是这些建设都缺乏总体规划。美国联邦政府已不再像20世纪30年代的胡佛政府一样开展大量大型项目,也不再像20世纪50年代那样修建州际公路系统。

与此同时,在很多美国城市,市长、市政人员和警察只是将城市资金为自己所用,比如一再提高他们自己的薪水、为他们自己创造更多“特权”。圣贝纳迪诺市的消防员一度曾拿到10万美元的年薪,在那个时候,该市的退休基金拨款也在增加。如今,该市的退休基金拨款已是10年前的3倍,占了市政预算的15%,这一庞大的养老金支出令圣贝纳迪诺市政府的财政捉襟见肘。不过,公众对这一问题并不太关注,他们更倾向于关注一件事情——低税收。圣贝纳迪诺市的财产税只有1%,它曾经不止这个数,但在一次公投中被削减,这个决定现在正在令圣贝纳迪诺市付出代价。比如,圣贝纳迪诺市缺少一个现代化的交通系统与邻近的繁华都市洛杉矶相连接,这导致该市市民只能通过不堪重负的高速公路前往洛杉矶,但现在圣贝纳迪诺根本没钱投资基础设施。

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竞选期间曾表示,没有一个强大的政府的话,商业不可能获得成功,商业的成功依赖于良好的基础设施,而圣贝纳迪诺市的现状则为这句话提供了完美的诠释。过去美国人一直相信,每个人都为自己的成功或失败负有全部责任,奥巴马的话就是针对这一错误观点而提出的。美国共和党政治家们固执地阻挠大多数提高税收的举措,而事实上,美国之所以处于危机之中,很大程度上跟这种走得过远的“个人主义观念”有关。

【2】他山之石:“美国梦”究竟对“中国梦”有何警示?

大道国学者夏商先生认为,所谓“成功不可复制”,“美国梦”同样不可复制。如果撇去“美国梦”表面上的七彩泡沫,我们便会发现美国作为世界霸主的“大国崛起”神话,实质上始于西方资本主义世界“金融中枢”自伦敦金融城到纽约华尔街的“迁都”。这个过程,主要完成于自“一战”到“二战”两次资本主义世界大的经济危机期间。所谓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体系,便是以资本与货币金融手段在全球范围进行资源配置的运营体系。尽管,华尔街可以借此实现全球财富向美国的集中输送,并制造出“美国梦”的财富神话。但是,这种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体系,在制造和加剧世界贫富等级分化的同时,也同样会制造和加剧美国社会1%与99%的贫富等级分化。

更为严重的是,这种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体系,始终会以负债运营超前消费来制造和掩盖虚假的经济增长繁荣。所谓周期性的繁荣期与萧条期,便是这种虚假泡沫的周期性破灭。从金融机构的商业债务危机,到城市财政债务危机乃至国家主权债务危机,只不过是这种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体系危机的不断升级。“美国梦”的财富神话,自然少不了从“世界血汗工厂”搜刮财富的供养,更有让中国购买美国债券的“救美国”输血。否则,“美国梦”也绝不会苟延残喘到今天才破灭。

但在怀揣“美国梦”的中国“公知”们眼里,私有化自由化的市场经济国际惯例和个人主义的“普世价值”,却正是其在中国克隆复制“美国梦”的核心元素。君不见,“公知”们给中国开具出的“改革药方”,处处皆彰显着“美国梦”的魅影。可问题是,这个负债运营的“美国梦”在美国本土都已经难以为继,又还能越洋到中国克隆复制出什么人间奇迹呢?

【3】网闻博评:视中国之敌为友者,必是中国人民之公敌!

亦如作者此前《汉承秦制:“后战国时代”谁数风流?》、《春秋演义:东亚峰会拷问“选边站”?》、《阻碍改革:“央企高管”该当何罪?》、《夺岛军演:美国“钓鱼执法”重在“鱼”》、《坠崖悬念:美国玩惊险票房谁买单?》、《纸钞游戏:3万亿将只值3千亿?》、《网闻博报:“史上最牛”的“新年献词” 》、《财富失血:“GDP经济”拷问“伪改革”》、《中国模式:如何打破“普世价值”?》及《金融海啸:先富先逃终将魂归何方》等《日出西边/风动中国》人文探秘系列文章所述,欧美国家的“先富”们,正在上演“改国籍避税大逃亡”。中国的“先富”们正在“移民掏空中国财富”,但其子女留国外自己却仍回国赚钱。西方世界的“先富”们与中国的“先富”们,其实都同样面临“富人更应该具有基本的公民素质和社会责任感”的文化拷问,也都面临人们越来越关注分配公平问题的道德拷问。缺失了文化道德的“先富”们,即便是在山雨欲来之时可以“先富先逃”奔往他乡,但终究是很难找到灵魂的家园归宿。而这一点,对中国的“先富”们,更是一个基本道德良知的历史拷问。

事实上,中国自“鸦片战争”到抗美援朝战争的历史,就是打破西方列强“普世价值”霸权的百年抗争史。远自五百年前哥伦布船队殖民征服“新大陆”以来,从所谓科学理性民主法治到自由化私有化的市场经济国际惯例,这都是西方文明“普世价值”与时俱进的花样翻新。但其“资本丛林法则”的不变本质,还依旧是1%与99%“弱肉强食”的贫富两极分化,以及周期性的金融危机与经济危机乃至世界性的战乱动荡。

今天,日美两国决定联手阻止中国飞机进入钓鱼岛,再次检验出美国是日本狐假虎威的真正盟友。粗暴侵犯中国领土主权的美国,是中国的敌人,这一点早已确定无疑。但问题是,我们接轨“敌人”制定和主导的市场经济国际惯例,怎能不被国际资本按“利润最大化”原则优化配置全球资源呢?又怎能不导致每年约6成GDP“血汗财富”被剥夺抽走呢?至于部门私利整合的“伪改革”及“化公为私”转移财产的“资本外流”,只不过是损公肥私的助纣为虐罢了。视中国之敌为友者,必是中国人民之公敌!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